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2 May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匆匆的走在下班回來的路上,太陽已經落在天邊,被染紅的晚霞泛著金色的光斜照在梧桐樹上,已進深秋的梧桐樹,枯葉零散的飄落,近乎光禿的樹枝蕭瑟的在風中搖擺,像是在顫抖,也像是跟落葉惜別,抑或是生命的一絲惋惜吧……此時不到六點,我每天經過的街道人來人往,熱鬧而喧囂,心情好的時候可以感覺到一種休閒購物的快樂,乏味的時候真的感覺很煩躁,那些賣家的大喇叭不停的重複著誘人的廣告,不到黑夜都無法停止,心情疲倦的時候那些叫賣聲在耳邊都成了一種噪音…… 雖然每天路過這條街,一條熟悉的可以閉著眼睛都可以走過的街,但我很少知道哪家店賣什麼物品,別人問起,我也回答不上來,曾有人還不相信,畢竟那些店就在我家樓下,但我從來沒有心情去仔細看過,因為路過這些街道,我的腳步總是匆匆太匆匆…… 走過超市,拐向步行街,遠遠的看見紅衣女郎牽著一隻黃白相間的牧羊寵物狗,一手拿著電話,面帶微笑的在那裡接聽,我和她擦肩而過,她大概28---29歲的光景,白皙的臉龐,挺直的鼻翼兩邊有幾點雀斑,一雙丹鳳眼似乎有一種異樣的光,雖然一眼看上去似乎沒什麼特別,但看到她那飄逸的長髮,似乎有一種溫柔的美……突然想:不知道她過的好嗎?寂寞嗎?如果不寂寞,為何寵物是她閒逛的伴侶,如果過的不好,她的紅衣,她的長髮,掩蓋了她生命多少的孤寂呢?遠遠看到她的片刻,我很羨慕她的愜意與輕鬆,但從我身邊經過之後,我開始懷疑她面龐的笑容,但我真的希望她是幸福的,快樂的…… 說實話,我害怕孤單,每到黑夜來臨,釗上晚自習去了,我的心就游離在兩處,擔心遠方的江和路上騎著單車的釗,他們都是我生命裡最重要的人,想起他們,我的一切寂寞與乏味都是值得的,有人問我,我的如此付出值得嗎?其實我現在有答案了,心甘情願做的事情就是值得的! 深秋的夜有些涼,敲鍵盤的心情也冷卻了許多,不知道是生活平淡到了極致,還是已經習慣了生活的乏味,已經不需要文字來詮釋自己的愛,掩飾自己的寂寞了,因為我的生命裡一直有愛,是一生一世今生無悔的愛…… 文章來源:生是過客 |林捷周易文化館 | 薩蘇書場 |陳冰的部落格 | 末末的瑣事 |胡椒的小白鼠人生 | GTGT-郭濤的BLOG |星座小王子的BLOG | 慈悲 |雷頤的BLOG |